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期刊 > 西方诗歌 > 正文

教育孩子的答卷我不及格

教育孩子的答卷我不及格

  昨晚,女儿从黉舍拿回来一张家长问卷调查,上面有好几十项内容,我忙着做饭,看了一眼随手扔在沙发上。

女儿对我说:妈妈,你一定要认真填,老师就给咱咱咱们几个同学发了。

我应付她:好好,我忙完给你填。

  我睡觉前才想起女儿交办的任务,拿起一支笔,想胡一赶,睁开纸一项项地看,竟不敢着笔了,前面是成就,后面是两个字是或否,第一题:孩子做错事你是否责骂他?第二题:你是否经和孩子相同?第三题:你是否经常带孩子到大自然去?第四题:你是否让孩子学习、学习、再学习?……一题题看下来,我心里清楚,我是一名不合格的家长,女儿站在我旁边,清澈的目光看得我心里直发毛,我大部分应该回答否,平时自打着为孩子好的旗号,很多事强迫孩子按自己的意愿去做,女儿一条一条地问我,我一条一条地如实回答,实际上也是个反思的过程。

问卷的背面,留半张空白,上面让家长写出在教育孩子时存在的成就及困惑,孩子爸爸伸手夺曩昔嚷嚷:有那么费劲吗?来,我来填。 女儿大声抗议:不让你填,我要妈妈填。 我很感动,这么法西斯的妈妈,孩子还是这么相信我。   在儿子小时候,我对他的学习严厉得有些苛刻,已经因为一道题没写好,把他的练习册撕掉,让他重写,已经因为一篇作文字迹还工整,把他写了一晚上四五百字的作文撕掉,我那时的愤怒,无视孩子委屈的眼泪,时过境迁,十八岁的儿子对这两件事依还⒐⒂诨,经常对我说:妈妈,对我妹妹的教育,你不要再走我的老路,你让她自然睁开吧。 我嘴里不服气地争辩:可怜世界父母心,你不戴德也罢了,怎么还要我引以为戒?儿子摇摇头,不想跟我再实践。

其实我是真的心虚。

填鸭式的教育,我已饱受其害,想想干吗再去摧残孩子。 记得我上中学时,有个女生为勤俭光阴衣服都没空洗,穿穿放几天,再轮换着穿,结果并没有考上抱负的黉舍,她想不通抑郁了好久。

  我把教育的困惑一条一条写在纸上,第一条便是如何让孩子在充斥家庭暖和和阳光的环境中健康睁开,我很难做到,我的暴躁,我的情绪化,我疲于应付生活工作的压力,使我很多时候很难静下心来与孩子交换,只要在晚饭后散步的时候,她有时会跟我讲讲她在黉舍的苦恼,热谢玉莹第N次同她绝交了,原因是她抉择跟张乐凡玩了,热绾家成把她的书包弄地上,书撒了一地,再热缯志把她的发卡弄断了……孩子的世界也不尽是斑斓的童话,她咱咱们小小的心里盛的也有烦恼,也辉参抗U庹小小的问卷,是我定下心来问自己,既然把孩子带到这个世上,最起码咱咱咱们作为家长,要给她挑衅生活所应具有的起码的武装,这应该包含:优越的心态、美妙的品格、自力自立的能力、热爱生活永久向上的信心……咱咱咱们的孩子也许不一定学有大成,但一定要有能跟上时代措施的基本技能。

  对付教育孩子的这张答卷,我不及格,但我会极力。

1。

上一篇:西楚的五大忠臣良将是谁?项羽大将的最终结局 情人节礼物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