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期刊 > 西方诗歌 > 正文

长篇武侠小说《末代幽伶》连载

长篇武侠小说《末代幽伶》连载

  第一章黄沙百战  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

四面边声连角起。 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 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

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   这首渔家傲是北宋名臣范仲淹所作,讲的是边镇之苦及边战无情,古往今来的战争又有哪次不是兵连祸结,生灵涂炭?纵是秋高气爽,边塞风景独异,也与这金戈铁马,血染长河的边战绝无半点关系。 长烟落日,羌管悠悠,又能令得几人入睡?塞上风沙凌冽,磨砺着将军的战刀,染白了将军的须发。

  这里引用范仲淹的这首词,是因眼下所发生之事,正应了词中所述之景。 只是词中短短六十二字又如何能尽述得出这一场战争的残酷与悲壮?  大漠上虽已是黄昏,却仍旧酷热难当,长风凄厉,黄沙漫天,遮云蔽日。

小沙丘上此刻正站着两个人,左边那人头戴金盔,全身甲胄,手里拄着一柄长刀,染血的长刀正插在身前的沙丘之上。

另一人穿一袭青色长袍,头束方巾,一双手背在身后,长身而立。

这二人也不说话,只是往远处眺望着。

沙丘下齐齐席地坐着一众军士,约莫有三百人,这些军士俱都浑身浴血,大多身负重伤,但全无败兵的颓丧之气,一个个全神贯注地抬头望着沙丘上的二人,仿佛正等待聆听沙丘上传来的将令。   忽然自沙丘背后传来一阵脚步声,沙丘上那二人听到声音转过身来,只见快步跑来一名斥候,在沙丘前单膝跪下道:“报大将军,东南侧发现北燕大军,距此只有三十里。 ”沙丘上那名全身甲胄的将军脸色微变,过了一会,默默地挥了挥手,又慢慢回转过身去。 那名青袍汉子朗声道:“再探。

”斥候应声而去。

  那名将军双目远眺,眉头紧锁,似是在苦思退敌之策。 但见他须发皆已花白,面色苍苍,饱含风尘之苦。 额前眼角,皱纹深筑。 内衫外甲,血迹斑斑。

他虽已年老,但他的双目里却无时不透出一往无前的坚毅。 只是如今孤军深陷大漠,北燕军又已成合围之势,既无粮草,又无强援,哪里还有退敌良策?  他身旁那名青袍汉子忽然轻声说道:“西北侧燕军虽昨日被我们所创,但仍有战力,如今东南侧也有燕军,只怕是想将咱们一网成擒。 如今只有施缓兵之计,坚守待援,方为上策。

”  那名将军轻轻地摇头,长叹一口气道:“不会有救兵了。

”  青袍汉子心中一惊,忙道:“难道赵公公他......”  那将军道:“赵怀恩向来与我不和,此番皇上让他做了北讨军的督军,我若无事他自然会惧我三分,如今我深陷重围,他乐得作壁上观,好除去我这颗眼中钉。

”  青袍汉子听了略一沉思,眼色转冷道:“他果真敢这样做,天涯海角我也必取他性命。

”  那将军忽然转过身来,看着青袍汉子道:“丹辰,趁燕军未到,你赶紧突围。 ”  青袍汉子摇头道:“丹辰奉家师之命保护老将军,此刻正值危难,丹辰岂能独自离开。 ”  那将军见青袍汉子回绝,双手抓住青袍汉子的双臂道:“你以有用之躯,不可做无益之事。

老夫世受皇恩,若果真遭劫于此,那也应由我一力承担。 ”  青袍汉子急道:“国不可一日无老将军,丹辰愿力保老将军突出重围。 ”沙丘下那三百名军士唰地跪了下来,齐声道:“赤林军誓死保护老将军突出重围。

”  那将军幽幽叹了一口气,附到青袍汉子耳边说道:“国可无你我,但国不可无太子。 皇上春秋鼎盛,这些年却重用赵怀恩这些阉竖,久后必有大患。

我写封书信给你,你突围后设法转呈太子,劝诫他要戒急用忍,以图兴复。 ”说罢环顾左右,此时哪里还有笔墨,他从内衫上撕了一块布来,沉思一会,咬破手指,就着鲜血在布上急书。

写完将那块血布塞到青袍汉子手中,转头对沙丘下说道:“牵我马来。 ”  青袍汉子凛然道:“老将军,有我在定能护你突出重围,咱们同归。 ”那将军听了大笑道:“老夫自然相信,奉清教玉枢真人座下首徒岂是浪得虚名的?只是老夫戎马半生,又几时做过临阵弃军之事呢?”说话间,一名兵士牵着一匹马上了沙丘来,那将军牵过马来,对青袍汉子道:“丹辰,这马是皇家天马,你骑了速速突围吧。 ”  青袍汉子一看,只见这匹马高头阔口,极为神俊,毛发无一杂色,全身赤红,远望去便如同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一般,心下一怔:这正是文老将军的坐骑火龙驹。

他将火龙驹给我,只怕是要和燕军殊死一搏了,我又怎能独自逃生?  那将军见青袍汉子仍无去意急促道:“丹辰,时间紧迫,先机勿失。 你若完不成老夫所托,那才是国之罪人。 ”  那青袍汉子内力精湛,耳力之聪远逾常人,此时早已听到廿多里之外军马嘶鸣奔腾之声了。 当下寻思:文老将军是铁定了心思要留在此地与燕军决一死战,我为老将军贴身护卫,本应与他生死相随的。

只是老将军方才附耳所托之事实乃关乎国运,他一生为国,我又怎能违背他的意愿。   当下他主意已定,跪倒在地,拱手道:“将军所托,丹辰定当全力达成,万死不辞。

”说罢,将那张血书小心藏入内衣之中,翻身上马。

  那将军见他已定突围之意,不觉心中宽慰,点点头,对他笑道:“老夫总算不负先帝的知遇之恩了。

”他忽地一顿,寻思片刻,对青袍汉子道:“还有件紧要的事情,你突围后,去永定城和黑水关找谷牧和楚大兴,让他们好自珍重,善事太子。

以后明月国军武之事怕是只得仰仗他们了。 ”他将一片玉玦交到青袍汉子手中,道:“谷牧和楚大兴见此玉玦,自当信你所言。

”顿了一顿,轻声又道:“你到京城后去惠安寺找济贤大师,他自能相助你。

”  过不多时东南面黄沙四起,军号呜咽,战鼓喧天,万马千军踩踏得大漠都似在颤抖。 当下,青袍汉子不再耽误,一夹马腹,火龙驹便如同箭一般疾驰而去。

上一篇:迟迟的落日,痴痴的时光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