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期刊 > 西方诗歌 > 正文

我见默少多有病第700章要变死黑了

我见默少多有病第700章要变死黑了

  芊默没打算走,轩辕在校花强大的压力下,只能硬着头皮把自己最硬核的成果展示出来。   走到他的铺前,扭转床头两下,墙壁开了,开...  芊默面无表情。

  把寝室的墙壁掏空一块做机关,这小子真是人才。   关键是改了这么久,没人发现!  她查寝可以说明察秋毫了,竟然也被蒙蔽了一年之久。   轩辕干笑两声,“我毕业之前,肯定给恢复原状啊。 ”  “这周末,我调开熊猫楼的宿管。

”芊默接过轩辕手里的物件,摆弄几下,满意。

  等校花离开后,轩辕劫后余生,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摸着下巴琢磨。   校花说支开宿管...不可能是跟他来个鹊桥会,那难道是——  “不会吧?她让我也给她改一个这个?”轩辕看向自己的“储物柜”。   见识到校花与众不同的一面,他以后到底会成为校花党呢,还是被拿去灭口祭天呢...  看着留在桌子上那一叠钞票,轩辕又喜笑颜开。   富贵险中求~  芊默拿着从轩辕那出来,手里摆弄这她买来的物件,心说这小子的确是人才,动手能力无人能比——这话在芊默嫁到于家后默默被收回了。

  她公公于邵锋才是动手小达人,改装小能手,机关陷阱一把罩,专业制造机关电人N年不动摇。

  第二天,校十佳歌手赛预定在晚上准时开始,赛场提前准备着,距离开场还有2小时,学生会的工作人员满头大汗地跑过来问负责管事的同学。

  “看到陈区长了吗?这有个报销申请需要她签字啊。 ”  管事的同学左顾右盼,还真是啊,为毛没看到区长大人?  芊默极自律,只要是她经手的活动一定会提前到场,亲自看着,确保万无一失。   但今天的确是没来,很反常。   “打电话找过吗?”  “手机关机呢,我问了她同寝的麻油,也说不知道她去哪儿了。 ”  就连跟芊默总在一起的多多都不见踪迹。   “这可怎么办,我这还等着区长签名呢...”  薛氏,薛继泽急的团团转,转了两圈后,还是把电话拨到了于昶默那里。   “于老二,你现在能不能联系到陈芊默?”薛老四焦急道。

  “不能。 ”于昶默的声音也比平时要沉重。   “我怀疑多多出事了,我刚打电话给她很奇怪...”  薛老四虽然诗写的不咋地,但毕竟是成功商人,拥有出色的敏锐。   他约定好给多多送吃的,但是到学校门口多多不出来,打电话通了,却只听到一声尖叫就挂断了。   这种情况从来没发生过,越想越可疑。

  薛老四联系芊默,也是找不到,这才给他一直不对付的于昶默打电话。   “要不要派人找找,她那一声尖叫让我不放心,可别是出车祸了。

”薛继泽心惊肉跳,惶恐不安。

  “不是车祸,是绑架。

”  “还好不是车祸——什么?绑架?!你怎么知道的?!”薛继泽大吃一惊。

  小黑看着面前的屏幕,那上面是一封邮件,准确的说,是一封威胁信。

  “因为,我女人跟你女人在一起。

”  “什么?俩女人一起绑架了?对方要什么,要钱?多少,只要多多平安,多少我都出。 ”  薛继泽急促道。   “你觉得,我是那种缺钱的人?”  小黑深吸一口气。

  如果是用钱能摆平的,那便也不叫事了。   而绑匪提出的要求,更钱没关,是要命。   十分钟后,薛老四火急火燎地跑过来,在停车场堵到了于昶默。   “什么情况?绑匪多少人,有没有找人增援?”  “上车,路上跟你解释。

”于昶默满脸严肃,俩人上了车,小黑把车开往山区方向,路上把事情的经过讲给薛老四听。   如果没有那封突如其来的邮件,他现在已经在赶往芊默学校的路上了。   芊默会参加歌唱比赛都是为了他,小黑自然是不会缺席。   但就是出发前刷了邮件,出事了。   有人匿名给小黑发来邮件,邮件里有芊默和多多被绑架的视频,绑匪只提了一个要求。

  让小黑在六点前赶赴距离市区2小时车程的伊山进行山路赛车比赛,他如果输了,对方就放芊默和多多回来。   否则,撕票。

  “这是...什么破几把规定,输了放人?吃饱了撑的?”薛老四没听明白。   “如果我赢,对方车手就会死。

”  对方车手估计也是被对方逼迫着参加比赛的。   “那你输吧,输了咱们的人就回来了。 ”薛老四想了下,不对。   “等会,如果你输了,他们该不会要你自杀吧?”  小黑的表情告诉他,猜对了。   输的一方要去死。

  赢的一方才有资格换回自己的人质。   但无论是输还是赢,总要死一个,让自己爱的人质去死,还是自己死,这比妈和媳妇掉河里救谁还缺德。   “太黑暗了吧?赛个车而已,至于拿命相搏?!”薛老四听得简直是咬牙切齿。   虽然他跟于老二不对付,但若为了换回自己的多多就让于老二去死,那他和多多后半辈子活得也不踏实。

  “有句话叫什么...你不吃饽饽...”薛老四一时词穷。

  “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

”小黑现在心系芊默,就连鄙夷薛老四的精力都没有了。

  “对,就是这个。 ”  薛老四口语表达跟不上,但是心里明白,这摆明了是要陷于昶默于不义。   如果小黑赢了,对方车手、芊默还有多多就得死,但对方人质会放回来。   如果小黑输了,多多和芊默放回来和对方车手都不会死,但对方人质会死。   实在是太缺德了,想出这种馊主意的,薛老四觉得可以凌迟弄死了。   “那现在怎么办?报警?”薛老四担忧多多。

  “人质应该在山里的某个地方,报案他们不擅长山地作战。

”  “那怎么办!!!”薛老四恨不得长俩翅膀飞过去。   “我联系了我的老单位。

”  薛老四愣了下,突然反应过来了。

  啊,于昶默的老单位,那不就是...传说中最厉害的天之骄子吗?  但无论多厉害,那么大的山里找人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搞定的,山路虽然不好跑,但有半小时足够跑完,如果那些天之骄子半小时内没有找到芊默。   那...  小黑就要变死黑了。

上一篇:我的生活方式,你没有权利鄙视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