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期刊 > 西方诗歌 > 正文

我要回家去,为母亲梳一次头发

我要回家去,为母亲梳一次头发

我要回家去,为母亲梳一次头发编辑:来源:网络分类:更新时间:2015-08-31  我要回家去,为母亲梳一次头发  文/张丽娟  梳头是每个人再熟悉不过的事了,而我,不仅乐于此,而且善于此。 我可以给自己设计出很多很多式样的发型,每天以不同的风格示人,引来朋友们无限的赞美和羡慕。 他们总是说,你都可以做造型师了!我美美地一笑,为自己的一双巧手暗自得意。   然而,小侄女的到来,竟使我从这份得意中醒来。

小丫头今年7岁,圆脸,大眼睛,小嘴巴,别提多可爱了。

睡完午觉,漂亮的小辫子弄乱了,我自告奋勇地叫她过来梳头。 她欣然接受,我也满心欢喜。   曾经幻想多少次,将来如果有一个女儿,每天给她梳好看的辫子,把她打扮得像个小公主,该是多么幸福的事情,没想到这个愿望提前实现了。

我把她的辫子解开,精心而小心地梳了很久,结果呢?  竟然始终梳不好,不是这边掉一绺就是那边鼓起来,还害得小丫头不断喊疼。

我一下子慌了,给自己梳那么复杂的发型都可以,这个简简单单的辫子怎么就梳不上呢?可是我都接过来了,总不能让她披散着头发出去吧?情急之下,只好用手拢了几下,终于攥在一起,给扎上了。 小丫头看看镜子里的自己,很无奈的样子。 我顿时羞愧得无地自容。

  羞愧之余,我突然想到了我的母亲。

我小的时候,是她每天给我梳头,把头发分两边,每边梳一个辫子,再把每个辫子分成三份,每份编成一个三股的麻花辫。 也就是说,我每天都有6根辫子,有时还双起来变成12根。

走在路上,没有人不夸我漂亮的。   想一想,母亲光为我梳辫子就付出了多少的耐心和精力。 她也曾面对毛燥柔软的小孩头发无所适从吧?她也曾因害怕把我弄疼而战战兢兢吧?可是她最终梳得那么好了,而且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始终都没有厌烦过。

  我渐渐地长高,母亲为我梳头的姿势也发生着变化。 最早,是母亲坐在板凳上,我站在她前面;后来,是我们俩个都站着;再后来,是我坐在板凳上,母亲站在我后面。 那年我都13岁了,第一天去中学,母亲还为我梳了头发,她说:记着啊,你13岁时还要妈妈梳头发。

  我确实没有忘记,但只有今天,我才真正可以体会母亲的梳子在我的发丝间留下了多少的爱意。

如果我的头发有十万根,那么它所承载的母亲的爱就有十万乘以十三再乘以三百六十五那么多。 我无心去计算出那个精确的数字,但我知道,它大得我一辈子都无法偿还。 而且,这仅仅是我的头发所承载的部分......  我要回家去,为母亲梳一次头发。

更多请点击:。

上一篇:如何撩拨爱跑步的妹子?(单身男跑狗情话大全)韩国女明星潜规图片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