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期刊 > 西方诗歌 > 正文

男心女身的我不想谈恋爱

在病房的这几天,我努力的锻炼身体,好让自己走路自然一些,而更重要的事便是适应这副身体,毕竟现在可是女儿身,有很多事情需要注意,特别是自己的恐女心理。

“起这么早,干嘛不多睡会?”水医生手里拿着一个袋子走了过来,里面装着一套宽松的休闲服,经过几天的相处,我才对她有所了解。

水希,脑科主治医师,医学院博士毕业,学历很高,而且还是一个大美女。 “医生,今天我是不是能出院了?”我接过袋子,一脸期待的问道,呆在医院里,每天都要抽血化验,进行各种体检,一天折腾下来自己都快要被逼疯了,如果没有必要,实在不想继续待下去了。 “嗯,今天接你出院,不过在出院之前,必须和你说清楚一些事情。 ”水希从袋子里拿出一个文夹本并递了过来。

接过文本夹打开,只见上面写着费用清单。

看着第一页的昂贵费用,心一下嘘了起来,痛苦的看着她,“这…,我…。

”自己是穷苦出生,根本负担不起这种手术费用,而且看着厚如字典般的费用单,心更加难受起来。 “你先看,看完了我再和你说。

”水希将我拉倒沙发上坐下,顺手帮我梳理起长发。 随着页纸往后翻,上面的数字就变得越大,大得自己心脏都快承受不住了。 思来想去,与其被这般折磨,不如直接翻到最后一页,看下总数。 “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千…。

”看着一串比电话号码还长的数字,我的心是彻底的凉了,上百亿的手术费,即使是还上几辈子也不一定能还得上啊,更何况人有来生吗?似乎看到了我的痛苦,水希抽回文夹本,一脸坏笑的说道,“怎么,被吓到了?”“医…医生,我…。

”“叫姐姐。

”“医生姐姐,我…。

”“都说了叫姐姐!”“哎呀,不管叫什么了,你看哦,我…!”“什么叫不管叫什么?信不信我不让你出院?”看着她愤怒的表情,我舔了舔有些干涸的嘴唇,“都这样了,还能…出得去吗?”医院对药费的结算,可是出了名的霸道,但凡不结账,根本出不了病房门。

“对于你的身世背景以及家庭经济条件,我们都做了详细调查,所以这次你的手术费以及材料费,让你还上几辈子都还不清!”水希随意的翻阅着文本夹,一脸笑意的看着我继续说道,“不过你可以用一些东西来免除这些费用,前提是你必须答应并…签字!”看着她一脸笑意,我紧张的拉开了彼此距离,“我…我有什么东西这么值钱?”天呐,上百亿的费用啊,自己的命…就这么值钱?不可能吧,难道是家里有什么传世珍宝?“别多想,只要你服从我们的一切安排而已!”水希说完,便痴迷的靠了过来,一副想要非礼的坏蛋表情。

“呵…呵呵,是不是等同于…卖身契?”“嗯,嗯,嗯~!是这个意思,你可以不签呀,但…,你得把药费结了!”看着她似笑非笑的俏脸,我苦笑着问道,“我…我有选择的余地吗?”“嗯…好像没有,不过先和你说清楚啊,免得以后你不听话,生事!”水希说完又如变魔术般拿出一叠合约书,以及一支笔递过来,“看看,看完了签字!”我迟疑地接过书,随意看了几眼便签了字,里面大致的内容就是一旦违约,将会向甲方(我)追回所有费用,“签好了。 ”在放下笔的那一刻,自己的心也如坠入深渊一般难受。 “字很好看嘛!嗯…等等,你还没按手印呢!”水希看了一眼签字,急忙从衣兜里掏出印泥,让我画押,待所有页份都按上手印之后,才心满意足的将合约书收起,“换衣服吧,要不要我帮你?”一听到她想要帮忙,我连连摆手起身远离她,“不用不用,我我我…我自己来就好了。

”“呵呵,看你紧张的,怕我吃了你啊?不过我还是希望你有个心里准备,因为以后我们还要生活在一起呢!”对于这句话,我是之后才理解的,因为她成了我的监护人,而我成为了她生活的一部分。 ……。

上一篇:男子施工不慎掉落6米深坑 消防员用绳索担架救援
下一篇:男性生殖器疾病分类号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