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期刊 > 西方诗歌 > 正文

第一五二十章 如此炮灰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第一五二十章 如此炮灰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让我们当炮灰?秦墨等暗中冷笑,早就看出艾溟等暗藏的轻蔑,现在终于暴露了。

“艾兄,我们难道不是朋友吗?这是何意?”秦墨沉着脸,做出一副义愤的样子。 “正因为是朋友,难道不该为朋友两肋插刀吗?”艾溟平静笑着,“若是我能在里面找到惊世机缘,绝少不了安兄弟的一份,就算安兄弟葬身此处,将来我也会为你报仇,铲平冰焱峰,拿奕老狗的人头来祭奠你。

”言语间,根本不容置疑,艾溟示意秦墨走在最前面,至于银澄则是跟在后面,可以作为替补炮灰。

这样的待遇,令得秦墨暗中磨牙,准备当即出手,将艾溟这群家伙撂倒。

青年神魂也在知会,让秦墨出手,将这群杂血犀牛全部抹杀,他相当看不起所谓的望月族。 “望月族?从远古时代就是墙头草,曾经向天界投诚,后来又反悔。

全部杀了。 ”青年神魂这般说道。 正在这时——一阵破空声传来,又一队强者到了,比艾溟等更像人族,不过,这群强者则是眼珠晶黄,如同是琥珀一样,散发着浓烈的气血,分明不是人族。

“徐兄弟!”艾溟大笑着走过去,与为首的一个青年拥抱在一起,很是亲热。

秦墨则是皱眉,感到有些麻烦了,这两拨人马聚集在一起,要是战斗起来,难以在第一时间全部擒拿。 他本来的心思,还是要留活口的,从中探查更多的情报。 “嗯?狮皇族?”徐姓青年注意到银澄,露出讶色。 随即,艾溟也不隐瞒,是要让秦墨等做炮灰,进入前方洞穴中探索。 “狮皇族与我族有渊源啊……”徐姓青年皱眉。 秦墨有些惊奇,与狮皇族有渊源,这一队强者是什么来历。 青年神魂则是告知,这是上古狼王一族,与银狼族有很深的渊源。 外界,银狼族与狮皇族乃是忠实盟友,与上古狼王族自是有渊源。

银澄则是暗中冷哼:那与本狐大人有什么关系,待会进了洞穴,全部撂倒就是。 随即,就听徐姓青年说道:“既是狮皇族的朋友,那就当最后的备用炮灰吧,先用我这边的炮灰。 ”言语之间,仿佛是施恩一样,听得秦墨等一阵咧嘴,很想一巴掌将这家伙拍死。

然后,一个人被押了过来,全身被绑住,披头散发。 秦墨等注意到,这人身上绑着的绳索很不一般,乃是一种准圣级的宝绳,竟将这人的力量全部封锁。 “徐兄,这是何人?竟用【缚龙索】制住。 ”艾溟很吃惊,道出那绳索的不凡。 徐姓青年得意一笑,这是在龙坑边缘捡到的一个家伙,当时被蓝色雷霆劈成重伤,被他捕捉到,用来当炮灰的。 “这家伙力量被封,身体却是变态的结实,也不知是哪一种族,比【幽寒古川】的铁甲象都要厚实。

”徐姓青年踢了两脚,则是传来咚咚的回声,如同是踢在金属上。

咕噜、咕噜……被捆绑的那人嘀咕两声,似是还未清醒过来,显是重伤未愈。

艾溟等很吃惊,这样的肉身着实不凡,确是当炮灰的最好人选。

随即,徐姓青年扯动绳索,驱赶那人,让其前往一处洞穴。 正在这时,披头散发的那人却是开口,瓮声道:“终于到地头了吗?大爷我忍你们这帮孙子很久了。 ”顿时,艾溟、徐姓青年等色变,这人竟是神智清醒,一直在伪装。 刹那间,艾溟、徐姓青年做出反应,迅速后撤,本能的察觉到危险。 此时,披头散发的那人却是动了,发出一声低吼,身躯震动,竟是瞬间膨胀了一圈,身上腾起狂暴的气机。

一瞬间,【缚龙索】已是被挣断,那人身体弹射而出,直撞向徐姓青年。 只见,那人背部弓起,脊椎竟是如一张大弓,而后弹直,一道箭光从体内射出。

秦墨双目眯起,他看清了那道箭光,竟是一条龙形气劲,宛如实质一样,其力量无比可怕,拥有令人窒息的穿透力。

砰!徐姓青年胸膛被洞穿,出现一个血窟窿,鲜血狂涌而出,可以看到碎裂的内脏,竟是五脏六腑一瞬间被绞碎。 其余同伴惊呼,难以置信,徐姓青年能成为他们的领队,其实力可想而知,乃是武尊巅峰的大高手。 哪怕是出其不意,也不该一个照面就遭到瞬杀。

噗……徐姓青年却是惨叫一声,身形抽搐,当即身亡。 “什么?徐兄!”艾溟极是惊骇,头皮一阵发麻,他的实力比徐姓青年要逊色一筹,见此情景,顿时心中升起凉意。 随即,艾溟一声长啸,招呼同伴立即联手,将这个不知名的怪人围杀。

同时,上古狼王一族的其他强者也是联手,双目赤红,一起杀向这个神秘的强者。

他们都很清楚,不能容这个神秘强者走脱,因为这人还是有伤在身,就是如此可怕,若是伤势尽复,再回来报复,岂非是一场噩梦。 轰轰轰……一场混战当即爆发,确切的说,是一场围剿战。

艾溟率领一群同伴,联合上古狼王一族的强者,疯狂攻击那披头散发的强者,一股股血气喷薄,形成一层血气屏障,封锁了所有去路。

秦墨等也被笼罩进去,显然,艾溟不想放走他们,依然要他们做炮灰。 “绝域中的远古种族,果然血脉未被削弱,很强大。

”秦墨等也不想离去,在一旁观战,做出这样的评价。

不得不承认,望月族、上古狼王一族都是兽王血脉,却没有外界兽王血脉的缺陷,哪怕是种族中的一般天才,都呈现一些返祖的迹象。

在南域的兽王山脉,出现返祖征兆的兽王血脉,则是绝世天才,这就是差距。 银澄则是抹着下巴,端详着那披头散发的身影,喃喃道:“这个家伙,怎么有种熟悉的气息……”吼!突然,那个神秘强者低吼,双臂膨胀,泛起龙纹,狂暴气势进一步提升,连续挥拳,直接轰爆数位强者。

见此情景,秦墨脸色一变,他也是察觉出来,这种气机有些熟悉,又有一些陌生。

轰隆隆……刹那间,激烈碰撞迭起,那神秘强者挥动双拳,施展一种无比霸道的拳法,如同一条怒龙出世,横扫八荒。

艾溟等连连后退,不断吐血,根本无法承受这种拳意。

两队强者都是无比惊骇,他们这么多人联手,就算是武主强者也能一战,为何会呈溃败之势。 很快,艾溟发现了问题,这个神秘强者的气机,蕴含着远古龙族的气息,在先天上对他们造成压制。

远古龙族,乃是所有兽族的顶端,也是兽王血脉憧憬的图腾。 对于下位兽族,远古龙族有着压倒性的压制力,在同阶战斗中是无敌的。 “哈哈哈……,都给本大爷死吧……”那神秘人狂笑,占据了绝对上风,每一次出拳,都有一个强者被轰爆,丝毫不留情。 “拼了!”艾溟一声狂吼,额头的独角发光,泛起猩红血色,仿佛全身的血液都向着独角汇聚,而后射出一道血光,直射而去。 这是望月族的绝杀手段,每一次施展,都会大大损耗寿命,不到万不得已,艾溟是绝不愿施展的。 可是,那神秘人根本无惧,甚至没有闪避,直接一拳轰出,拳势再次狂暴涌出,仿佛天空都要轰穿,将这道血光震碎。

一声惨叫,艾溟连连后退,却是被扶住,秦墨接住了他,并注入一股力量,使之五脏六腑不至于移位。

“安兄弟……”艾溟很感动,刚想开口,却被秦墨一巴掌撂倒,拍倒在地,动弹不得。

上一篇: “重口味”真的正在毁掉中国人吗? 岩井俊二情书书评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