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期刊 > 西方诗歌 > 正文

老雷校长风云录(3-4)

老雷校长风云录(3-4)

  三  雷彩斌是农村出生,老家在民主老虎屯。 虽是农民,但是他在年轻时,就和同龄的农民不同,很有上进心,对外面的世界很向往,不甘心就这么一辈子窝窝囊囊地在农村呆一辈子。 青山魏巍,河水悠悠,夕阳涂抹着余晖在这个千年古村落。 当年的小雷和带帽下放本村的四类分子老谭沟通上了。

这段友谊奠定了老雷走上了教育革命的道路。 老雷在教育的道路上能够一直比较顺,不外乎两个原因,一是自己的天赋和执着的付出,二是文革结束后,到了教育局工作的老谭的推心置腹的指导。 不明内里原因的就都把他本人成功的原因推到老雷自身上了。

“老雷就是有水平,你看人家当上校长,二中就考的好了。

要是别的校长有水平,怎么就考不好?”说也奇怪了。

老雷天生就有被人关注的气场。 我在二中工作,遇到乡里人,都煞有其事地说:“你们的校长是雷彩斌,是吧?”  我说是。

不敢多说,说了,就会扯出很多话,乡里人把他看成解救众生的大英雄了。

曾经和雷彩斌共事的小学老师都不服气,说是雷彩斌抓住机会当上了小学校长干出了成绩,才一步步登上了万农瞩目的二中校长的宝座。

  四  “二中完蛋了。

二十七中的学生靠打小抄进二中。 这样怎么能行呢?”站在讲台上,高三历史老师王科元情绪激昂,控制不了自己的爱校情结。

这是怎么回事?时任二十七中的校长雷彩斌把二十七中的中考升学率搞上了。 这所学校升学率是怎么考上去的。 一句话,无所不用其极。

学校管理上,老雷抓得紧。

舆论上,把校训挂在学校门口,“进了二十七中,就是二十七中人。

”一致对外,爱我学校。

现在我以校为荣,我以考上二中为本事。   有一次,老谭到二十七中督导学校工作,步入中年的老雷亲自陪同。 看学生上午做操时,喜欢较真的老谭说:“老雷你看学生的操做得不齐,不卖力啊!”老雷二话不说,登上领操台,拿起大喇叭,义愤填膺,仿佛是面对无数贫下中农。 “同学们我们这操没有做到我们的水平。

也没有达到学习累了需要锻炼身体的目的。

更没有达到上级的督导标准。

下面,请再放一遍广播操乐曲,把操做好!”老雷如山一样站在领操台上,虽然胖,但是不显得臃肿,符合当地的审美习俗,大有泰山压顶我不弯腰的气势。

这下,全校的操做得齐刷刷,一般齐。

从局里赶到农村山沟沟看学校办学情况的一行人,在老谭的带领下,给老雷给予了高度评价。 “话讲得好。 执行力强。 这个同志需要留意,好好培养。 农村学校需要这样的领军人物。 ”  二是老雷授意手下的人培训打小抄技术。

当年打小抄比较容易,没有监控,学生用手摸着下巴颏是表示选A;用手摸着鼻子是选B;用手摸着脑门是选C;用手摸着耳朵是选D。 当年选择题没有EF项,若有学生就可能摸屁股或大腿了。

这招很管用,虽然是新生事物,却有着很强的战斗力。

老雷授意的人大都是民办老师,他们学术水平肯定是不行的,但是他们接地气,懂得世故人情。

在二中参加中考的二十七中的学生,私下里大都买点儿烟给二中监考的老师,请监考的时候闭一只眼睁一只眼就算了。

我到二中工作后,那些当年监考的年轻老师炫耀地对我说:“那时候,我们监考。

监考后,回到宿舍,我们的第一件事是数自己得了几盒烟。 比一比谁得的多。

”这些雷彩斌这个绝顶聪明的人能不知道?只是装聋子罢了。

就是被人告了,没有证据,投诉也不成立,法律官司也打不起来。

但是苦大仇深的家长买他的帐啊。 上级有自己的人能去摆平。

大不了被骂一顿,他回来后再去骂手下做事不谨慎,以后再注意了。   老谭等人在检查学校工作之后,原本是就走的了。

可老雷这人死活不让领导们鞍马劳顿之后,饿着肚子回去。 “先到附近去坐坐吧,一点心意。 ”老雷诚恳地说,眼巴巴地望着领导们。

老谭一句话妥了,“留下吧,老雷的一片心意。 ”据当年二十七中的老师讲,“二十七中穷个叮当响,哪有钱啊。 老雷的前任就让局领导在学校食堂和老师们一起吃粗粮。

老雷上任后,立马改变了,借大米让领导吃细粮,到外面饭店吃。 领导们也很买账。 ”  老雷舍得给领导吃用,确实是一般的领导比不上的。 这个办法促成他在他那个时代付出之后升的挺快。

上一篇:2019国家公务员考试行测常识积累:古代诗歌的发展历程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