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期刊 > 西方诗歌 > 正文

《阴婚不散》君邪秦楚若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阴婚不散》君邪秦楚若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精彩章节试读:秦楚若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朝阳的余晖打在她的脸上多了两分柔和的美。 她看着宋子墨,认真揣测他的想法,半晌,也没有看出什么东西来。

不由恼恨自己道行太低。 宋子墨却是笑了。 盈盈的目光缨盛在那双细碎的眸子中,说不出的魅惑动心。 他轻轻嗫一口咖啡,随之抬起头,举手投足间皆可见高贵与良好教养,秦楚若看看他,再想想自家哥哥,果然是没得比啊。 宋子墨清清喉咙,清冷开口,用高深莫测的眼光看着秦楚若,平淡如水的开口,“办法倒是有,那就是,道行上胜过对方的人,有权开口提出退婚。 ”秦楚若轻轻一怔,随即用眸光看着宋子墨,宋子墨像是看出他在想什么,一愣神之后笑着摇摇头,“可是,我不想和你退婚,若你自己想退婚就得盛过我。 ”“别用哪种眼光看我,你知道的,若是我被迫用一,也算你使的不明手段。 凭着两家的交情,我也不能这样害了秦老爷子。

”宋子墨说得亦真亦假,秦楚若嗤笑一声,这鬼话,说出去谁也不会全信,虽说宋子墨说得这样说反倒让极为认真,但从她刚才见秦楚若出丑,一句不坑的状态,对这人城府便可见一斑。 不过,人家都说的这么直白了,不想退婚,这就让秦楚若无法开口了。

算了,不就是胜过他么?秦楚若相信,凭着自己的努力一定可以。 一月不行,一年还不行么?一年不行,那就十年。

秦楚若心中下定注意,这婚事是退订了。

如此想着,秦楚若眼中闪出一束骤光,整个人一下充满阳光和动力,说不出的醉人心神。

。

却见宋子墨慢悠悠的开口,“秦小姐怕是想多了若是三个月内,你无法在家族交流上,道行胜于我,那么,便会在那一天宣布你我的婚事。

”秦楚若瞪大美眸,“什么?”宋子墨修长的手指指指婚书中的其中一项,秦楚若马上便知道她所言非虚,若是自己在三个月后,五大家族交流会上之前无法退婚的话,便会如期宣布婚事。

刚刚秦楚若震撼于秦老爷子的狠,没有注意这一项,现在才知,秦老爷子没有最狠,还有更狠,简直是不留后路!三个月,让自己这个没有学过治鬼术的菜鸟,对阵一个心机能力都超过二十年的老手,不开挂简直追不上!**,不要这样逗她好吗?秦楚若心中忍不住爆一句粗口,爷爷留下的这题,也太难破了吧。 想着,秦楚若便觉得这事儿迫在眉睫,必须马上去办。 否则,等到三个月后,自己还带不起一点波澜就被判了死潭!手机**好巧不巧在这时响起,秦楚若一看那备注,双眼华光一闪,点头向宋子墨致意接个电话,宋子墨点点头,秦楚若便走了出去。 刚接通电话,电话那头便传来鬼哭狼嚎,连枪带炮,一句不听的顺溜说了不少,“妹妹呀!你放过哥哥吧,是在不是我不给力啊,而是那天杀的人模狗样的,衣冠楚楚内心禽兽的宋子墨死都不愿意退这个婚,衣冠楚楚的说什么是为我们家着想,你哥哥我可是好话歹话都说尽了,也不见他松口,你让我怎么办呀?还有那老爷子,他造的孽,却让他孙子去收拾,你想想你哥哥我得收拾一大家族那么个烂摊子,还要将秦家百年名声维持下去,我容易吗我?若,若,妹妹你还这般逼我,那你明天就只能看到这样一则新闻,某英俊潇洒,仪表不凡的单身贵族被自家妹妹逼得自杀,究竟是豪门恩怨还是宿命使然?”秦楚若嘴角抽了一抽,感觉自己神经都在抑制不住的跳动,她对这个活宝哥哥完全没辙,这都十二点左右了,她才想起给自己打电话,昨晚也不知醉倒在哪个温柔乡,一觉睡到现在才想起秦楚若交代给她去办的终生大事。

现在,人家都找上门了!还带了那让人拒绝不得的婚契书,秦楚凡,你这样坑妹真的好吗?秦楚若冷着一张小脸,一言不发。

那头的秦楚凡没听到秦楚若说话,不禁有几分忐忑,他知道自己妹妹虽然冷,但在一般情况下很好说话,但若是犯了她不愿退让的原则问题,那么,将看到沉睡的火山如何爆发。

他一边打电话一边收拾自己的细软准备跑路,总之先躲过这一阵再说,不是她不关心秦楚若的婚姻生活,而是他昨夜打了电话向宋子墨谈过这个事情,虽说她秦楚凡心计确实不深,但头脑还是有的,身为男人,他更是比较了解男人,从谈话中他可以看出宋子墨的为人,虽说他也知道,宋子墨之所以愿意娶秦楚若确实是因为想得到秦家的一些东西,但是,宋子墨的人品确实是毋庸置疑的,从他的言谈和诚恳度来看,这人确实可以交付,不说让妹妹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但庇护她幸福平安一生还是没有问题的。

这也是秦楚凡没有和宋子墨撕破脸皮的原因,若是宋子墨人品极差,或心肠坏,始乱终弃,秦楚凡是万万不会让秦楚若跳入火坑的。 就算冒着让老爷子灰飞烟灭,自己愧疚痛苦一生,也不会让最爱的妹妹痛苦生活,退一万步说,若是宋子墨真是极为不堪,老爷子也不会定下这门婚事,虽说老爷子不擅表达,但他对秦楚凡兄妹俩的爱,是毋庸置疑的。

秦楚凡最大的愿望就是让妹妹不接触这些危险的事件,幸福平凡的过完一生,而宋子墨,完全有那个能力护着她,让她不再受这些事情的打扰。

若能让她幸福过完一生,失去秦家,又有什么大不了呢?而自己,秦楚凡自嘲的笑了笑,那其间的晦涩谁又能看懂。 冷风随着打开的窗户吹了进来,吹散一室的春色,留下抹不去的寂寥。

秦楚凡在这冷风中颤了颤,收拢脖颈之间的衣服,回过神来。 没有听到秦楚若说话,秦楚凡心中几分着急,有些口不择言,“妹妹,其实宋子墨还不错……呸,不是,我是说,嗯,若是你实在不想,哥哥付出什么代价也会退了这婚事,妹妹,你别生气,乖,呵。 ”展开阅读全文相关内容推荐:。

上一篇:《娘子军》文言文原文注释翻译 古文学习网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