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期刊 > 西方诗歌 > 正文

第780章 横渡鬼雾海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第780章 横渡鬼雾海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鬼雾海深处,黑浪滔天,一个浪头掀起,能直冲云霄,将天空的云层都冲散。

这里的海水漆黑如墨,透着一股子诡异的气息,海中不时有庞大生物游过,有如岛屿般的巨鱼,有山岳般的虾兽,这些村子极其恐怖,单是散的波动,就能震裂海面。

“呕”石船中,冬东咚不断呕吐,呈喷射状,将肚子里的东西都吐出船外。

“妈的,真是上了贼船了。 ”胖少年蔫不拉几,一脸萎靡。

陡得,一个巨浪打来,石船翻转起来,在半空中转悠了几百圈,继续乘风破浪而去。

“诸位,坐稳喽!”黑棍坐在船头,掌着舵,兴奋喊道。

秦墨盘膝坐在船中,仿佛生了根一样,任凭这艘石船如何颠簸,自巍然不动。 不过,秦墨的脸色也不好看,这石舟如此折腾,真能安然抵达目的地吗?冬东咚趴在出船上,已是颠簸的快晕过去,他心中后悔极了,早知如此,就该在上船前,进入灯座空间。 谁能想到,上船之后,灯座空间就无法开启了。 石舟周围,笼着一层淡淡光华,任凭鬼雾海中巨浪滔天,也没有一滴海水能渗进来。

坐在船中,可以丝毫不受鬼雾海气机的侵扰,很安全。 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乘坐这种石舟,实在太颠簸了,武道根基不够的人,真的如同炼狱般煎熬。

鬼雾海中的恐怖生物,对于这艘石船似是视而不见,哪怕有一次,与一头布满龙鳞的巨鲸擦肩而过,石舟也未曾被现。 “这种石料很了不得啊!其中打入的阵纹,属于上古年代,在今世已经失传了。 ”银澄端详着船身,一直在揣摩这种石料,若非是在鬼雾海中,它都想拆下一块石料,仔细研究一番。 秦墨亦是点头,这艘石舟确是神奇,在鬼雾海深处行驶,竟是穿梭自如,一点不受影响。

要知道,大6北域边缘的鬼雾海,与以前秦墨去过的鬼雾港口不同,这里从未曾开拓过的,充满了无比凶险。 即便是天级机关船,能够横渡鬼雾海,但想要如同这样通行无阻,毫无阻碍,也是不可能的。 船头,黑少年黑棍兴奋的一个劲叫唤,正如他爷爷黑老者所说,这少年是天生的摆渡人,第一次进入这样凶险的海域,竟然没有畏惧,反而很兴奋。

“胖兄,你看外面的风浪多壮观!快起来看啊!”黑棍叫嚷着。 冬东咚一脸菜色,刚才的一番空中翻船,他差点将心肝脾肺肾都吐出来了,哪里还有一丝力气应。

“真是上了贼船啊”胖少年气若游丝的嘀咕。 轰隆!一声巨响从天上传来,黑棍下意识抬头,脸色霍然大变,失声惊呼。 天空,云层出现一个黑洞,一只巨爪从天而降,如同一座山岳盖压下来,这片海域上空顿时暗无天日。

秦墨亦是骇然变色,他身躯无法动弹,被一种无形波动束缚,如坠泥潭中,动弹不得。

“绝世大凶兽!”银澄也是骇得炸毛,全身毛皮都竖了起来,仿佛被雷劈了一样。

轰隆,巨爪探进深海中,抓起一头山岳般的巨鱼,这片海域立时生海啸,一层层巨浪掀起,直贯天际。

这艘石舟如同一条小鱼,在巨浪漩涡中打转,随时可能有船毁人亡的凶险。 终于,海啸平静下来,秦墨等人惊魂未定,连忙检查船身,竟是毫无损。 天空的云层中,则有一个庞大无比的影子掠过,如同延绵起伏的山脉般庞大,须臾消失在天际。

“这种凶兽到底有多么可怕?世间有人能降服吗?”秦墨依然未从震撼中过神来。

“这大怪兽是在捕食吗?”黑棍再不复之前的兴奋,脸色黑中透白,不断吞咽口水,他刚才吓坏了。

至于冬东咚则算是幸福的,在海啸生时,他就晕厥过去,根本不知道生了什么。 银澄的毛皮依然是炸得,显然受得惊吓也不小,它神情惊异不定,半晌才告知秦墨,鬼雾海深处的可怕存在,拥有毁天灭地的威能,乎世间的想象。

“这世间,武尊不显,武主难现。

可是鬼雾海深处不同,有着武主之上的恐怖存在,刚才的凶禽就是堪比武主的存在”这狐狸对大6绝域的秘辛有着相当了解,告知秦墨,不仅鬼雾海如此,大6其他绝域也是如此,里面存在着远古的种族,非常可怕。

秦墨点了点头,他想到了黑血沙漠,前世他凭借一股执念,深入那片绝域,能够活着抵达弥陀山实是一个奇迹。 目睹绝世凶禽捕食后,黑棍再没有之前的兴奋,掌舵时小心谨慎,这艘石舟如飞一般掠过黑色海面,朝着鬼雾海深处驶去。 数天后。 “终于离开鬼雾海了,好幸福!”石舟中,看着渐渐远离的黑色海域,冬东咚泪流满面,这些天的经历真是一场噩梦,他再也不想经历第二次。

秦墨起身,望着逐渐浮现轮廓的6地,皱眉问道:“石舟该停靠在那里?这是一件至宝,不能丢失。 ”“爷爷说,快到岸边时,自会有停船的码头。

”黑棍左顾右盼,一脸茫然。

前方出现的6地,乃是一片绝崖峭壁,那里有一处停船的地方。

秦墨猜测,或许是时间太久远了,即便曾经有停船码头,现在地貌变化,早已没有了。 轰隆!虚空震动,撕裂开一个巨大裂痕,产生一股强烈吸力,将石舟吞没进去。

一霎那,四周景物变幻,依然是一片海域,却是有一座灯塔在前方矗立,灯光照耀过来,引导着石舟行驶向那里。

“这就是停船的码头?已经过去万年,依然存在?”秦墨等人瞪大眼睛,这太不可思议,这处空间如灯座空间一样稳定,一座灯塔经过万年,依然能够指引航船,实是太过惊人了。 灯光如水,引导石舟前行,到达近处,石舟竟是被莫名力量托起,凌空飞起,朝着灯塔一处靠去。 近距离看,这座灯塔太庞大了,如同天象山一般巍峨。

停船的码头,是在灯塔的中部,一处悬空的码头。 码头周围,可以看到其他的石舟,静静停靠在那里,船上布满了尘埃,似是已有许久的岁月。 灯光投射过来,引导着众人朝着一个方向前行。

灯塔内部,庞大的惊人,比之一座西翎主城还要巨大,四处的建筑很朴实,却有一种宏大如山的气势。 “了不得,这里布置的大阵属于上古时,若能参悟一点,也受益无穷。

”银澄两眼光,展开神念四处探索。 然而,它很快就失望了,灯塔布置的大阵浑然一体,根本无迹可寻,除非将这座灯塔拆掉,才能悟透其中的阵纹。 这里没有一个人的踪影,已是废弃了很久的时间,或许真有万年的岁月。 不过,秦墨等人可以想象,在许久岁月之前,这里的盛况。 一艘艘石舟渡着乘客,抵达这座灯塔,前往北寒圣城。

这些乘客皆是武道强者,其中甚至有盖代强者,聚集在码头,那是何等壮观的情景。

“古老年代究竟生了什么,这样一处地方会废弃,就因为万象山的地脉都枯竭了吗?”秦墨慨叹。 黑棍则是很失落,在黑村的传言中,若是停靠到码头,摆渡人都会获得一些褒奖,现在却是空空。

沿路上,众人现了一些物品,都很古老,似是制作什么东西后剩下来的。

银澄如获至宝,让秦墨全部收起,这是布置灯塔大阵剩下来的一些阵道材料,有很大的研究价值。 片刻,一行人来到一扇巨门前,灯塔的灯光到此而终,似是预示着出去的路。 “巨门对面,就是北寒圣城吗?”冬东咚嘀咕着。

“那是什么字?”黑棍惊呼,他指着巨门旁的一行字,却是不认得,他大字不认识一个。

“千年兴衰,万年空寂”巨门旁的一行字是古语,铁钩银划,如走龙蛇,流转清辉,有着无匹凌厉锋芒透出。

秦墨等人细看皆是凛然,只觉一股重如山岳的气息扑面而来,压得他们一阵窒息。

这种气息非常恐怖,并不比鬼雾海中遇到的绝世凶禽逊色多少,甚至秦墨推测,这位留字的强者更加可怕,因为这样留字分明是随手为之,经历久远岁月依然凌厉森然。 “这字迹过万年,是一位盖代强者!”银澄以心念传音惊呼。 秦墨怔然,留字的强者,或许是万年前的最后一名乘客,见到灯塔的空寂景象,慨叹留字。 巨门打开一道缝隙,旋即又闭合,秦墨等人的身影消失在门后。

【看无弹窗小说,云来阁,里面小说更新速度快、广告少、章节完整、破防盗】。

上一篇:最后,我们南辕北辙,三月,友情文章,友谊,情感故事,最后,璇玑著,女流文学网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