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期刊 > 西方诗歌 > 正文

试论中原王朝与异族军队之优劣

试论中原王朝与异族军队之优劣

  (图)古代游牧民族的生活画图  北方的大草原虽然干燥贫瘠,但同时也是一个巨大的养马场,生活在这里的游牧民族理所当然的拥有了众多马匹,而恶劣的自然环境,也造就了草原人民强壮的身体和坚毅的性格,每个人都能随时跨上战马,摇身一变成为冷兵器时代战场上的主宰骑兵。

  在中国历史上曾经兴盛一时,给与中原王朝强大压力的游牧民族,无论是匈奴、鲜卑、柔然、突厥,还是契丹、女真、蒙古,他们的人口数量总是不到中原王朝的十分之一,而仅仅凭借这么一点人口,却在同中原王朝的战争中常常掌握主动权。   一方面是北方绵长的国境线,中原王朝要处处设备,防止游牧民族的侵袭,所以军事力量无法集中。

而游牧民族通常是集中力量攻打一处,所以虽然在人口和军队总量上无法跟中原王朝相提并论,但是在具体的战争中,却往往形成以多打少的局面,取得了战场上的优势。

  另一方面自然是完全的骑兵部队,其战术机动性,要远远优于中原王朝步骑混编甚至步兵为主的军队。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西汉同匈奴的对抗。 自汉高祖白登之围至汉武帝发动全面反击的马邑之谋为止,汉朝历经高祖、惠帝、吕后、文帝、景帝,五位统治者共计60余年,一直对匈奴采取守势。 面对匈奴的数次入侵,汉朝的军队均无法在第一时间予以有效的应对,而当大军合集,要对匈奴军队实施打击的时候,对方却早已带着掳掠的人畜财产打道回府了。 公元前166年,匈奴老上单于率军大举入侵,其侯骑甚至一度逼近西汉王朝的国度长安,整个国家如临大敌,而最后的结果是单于留塞内月余,乃去。 汉逐出塞即还,不能有所杀。   这一战充分的体现出游牧民族骑兵部队作战的机动和灵活性,使其拥有巨大的优势。

其后汉武帝改变被动防守的策略,转而采取积极的攻势,卫青、霍去病统帅大军深入匈奴,封狼居胥,而这一切的背后,是一场军事史上的革命,汉朝从此以骑兵部队作为主力,利用其机动性,采取大规模迂回、闪电战突袭匈奴,使得匈奴元气大伤,再无力量与汉朝抗衡。

同样,唐初李靖灭突厥之战,也是利用骑兵轻兵掩袭,而建立了不世功勋。   时至两宋,辽、金、西夏、蒙古无不利用重骑兵的强大冲击力,在战场上肆意纵横。 而宋朝立国之时,就有先天不足。 其一是燕云十六州由石敬瑭割让给辽人,失去了中原王朝赖以依托的天然防线,胡人的骑兵可以任意纵横于华北平原,而北宋军队却无险可守;其二是北方马场的丢失,使得宋朝无法向汉唐那样组建大规模高素质的骑兵部队,以步兵为主的军队面对胡人的骑兵部队,往往力不从心。 当然宋朝外战外行的原因不仅于此,但是这都足以证明骑兵在冷兵器时代的巨大威力。

拥有天然牧马场出产的良马以及坚韧、凶悍的高素质兵源,无疑是游牧民族的一大优势。

上一篇:从当战神开始全文免费阅读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