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期刊 > 西方诗歌 > 正文

第221章 生死较量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第221章 生死较量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如光似电。

沙漠特有的干燥热风扑面袭来,穿梭在昏暗的街头巷尾,云海俩人和那个“寄生者”一前一后,迅速地远离了城市。

新城的边缘并没有城墙一类的防御工事,偶尔游荡着一些体型不算太大的沙蝎及沙蜥,感觉到“寄生者”的接近,对生物气息极度敏感的它们,迅速地钻进了沙子当中。

离城后,又急奔数十公里左右,当进入了一个山坳处时,那个“寄生者”终于收住了脚步。

同时,云海和云月也停了下来。 并没有全力追击,云海也想离新城远一些香港之梦。

“寄生者”的出现只是个插曲,云海不想因为他,影响到了自己的首要目标。 “吞噬我,抑或被我吞噬。 ”脸色苍白的青年上尉看着云月,那一对蓝眸中精光灼灼,充满了期待。 “那我就吞噬你吧。

”云月嫣然一笑,随即就彻底暴走了。 正如她所言,“寄生族”彼此间吞噬融合是不可抗拒的天性。 现在彼此都没了顾忌,而属于“寄生族”那一部分天性彻底放开,就是云月都无法再忍受、抗拒了。 娇好的面容瞬间扭曲,头颅诡异地拉长变阔。 白皙娇嫩的皮肤迅速地变成了青黑色,表皮裂开形成了一片片坚硬的骨板鳞甲。 身躯微微膨胀起来,尾椎下急速地探出了一条寒气森森的尾骨,那天钩似的尾刃竖在头顶,在月光的映照下,直如择人而噬的细蟒。

并没有选择触手化,云月直接就幻化成了更适合单打独斗、近身交锋的异形状态。

充满机械化风格的体型。

在夜幕的笼罩下,毫不掩饰地迸发着恐怖的气息。 巨吻震颤着,“嘶嘶”声中嘴角翘起。 像是朝着对方露出了轻蔑的笑容。

唯一有些大煞风景的,就是身上的三点式**。

陈功并没有夸大事实。 采用了变异动物及变异植物纤维等等融合的复式材料,其制成的衣物弹性果然无比强大。 云月异形化都已经达到了三米左右的高度,胸前紧绷的杯罩,以及异形“骨盆”上勒紧的蕾丝花边小裤裤,竟然还都没有破裂。 这就造成了一个恐怖凶煞的怪物,偏生又挂着惹火的**,诡异的反差对比,让云月看上去又是可怖。 又是搞笑。

青年上尉眼睛愈发亮了,就跟一对发光的蓝宝石似的。 “完美!超级完美的形态。 强大!让人心神俱醉的气息。

”苍白的脸上因为激动浮起了红晕,上尉发出一阵梦呓似的声音,随即不甘示弱似的,身躯一化如潮。 充气般迅速膨胀起来,青年上尉仍旧保持着人形的状态。 不及眨眼间,他就从一个一米七八左右的青年,变成了一个身高达到了五米的壮汉。

整齐的军装被撑裂开来掉落地上,而他的下半身,那裤子估计也是新复式材料制成的。

竟然也没有破裂。

只是原本处在脚踝位置的长裤,此时彻底变成了四角短裤。 云海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咸吃萝卜淡操心了,都这个节骨眼上了。 自己怎么还会在乎这些无产紧要的细节。 兴许也是他压根就没紧张的缘故。 云月出手,就算拿不下这个上尉,也吃不了大亏,毕竟“s”级或者说超级生命体的底蕴在那摆着呢。 如果再加上他自己,二对一,云海觉得已经可以宣判对方的死刑了。 并不仅仅是变大,巨化的上尉皮肤下就跟一条条细蛇在游走一般,大片的肌腱组织开始隆起入幕之冰。 很快,他就变成了一个体表肌肉虬结。

完全就像一个人形猛兽的杀人机器。

还有左右手,异变犹为显著。

左臂从肘部开始。 朝手掌的方向彻底角质化,到最后成型变成了一把巨刃。

右臂更夸张地暴突。

特别是肱二头肌和肱三头肌,几乎变得比他的腰还要粗壮。

而那被他人头还要大的右拳,张合间发出一阵暴响,让人毫不怀疑它碎金裂石的狂暴力量。 “同一个种族,却是具备完全迥异的进化。

云月是万金油一样的触手系,速度、力量都比较平衡,而他明显是朝着纯粹的力量体系进化的。

”光是这副体格,虽然不及异形形态看上去那么完美,却又充斥着极端的暴力感,云海看在眼中都觉一阵热血沸腾。

体内属于“异形之母”那一部分的血液被点燃了,云海恨不得将云月唤下来,自己上去与对方来一场力量与力量的暴力对决。

“嘶……”身躯微微躬了下去,云月张口发出一阵尖锐的嘶鸣。 “吼!”几乎就是同时,那怪物肩头向后一扩,伸脖子也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吼。 云月如箭矢一样射了出去,在月光下,身后拖出一道道残影。 那怪物就跟重装坦克一样,轰然迎上,一对巨脚踩下,碎石沙砾飞溅,地动山摇。

“嗤嗤……”还未彻底接近,云月作势欲抓的左前肢飚射出了无数道触手,飞快地缠向了怪物身躯。 视若无睹,那怪物仿佛没有看到似的,只是暴力地冲撞过来。 那惊人的声势,仿佛面前有一座山挡着,他也能轻易地碰碎开来。

“轰!”猛挥出去的右拳,几乎就是擦着云月的身躯击空了,虚无的空间中气流出现了诡异的震荡波纹。 这一拳要是击实了,云海估计云月不死也得重伤。 好在提早就避了开来,在触手缠住了怪物的颈项时,云月伸力跳了起来,避开了致命一击。

天钩似的尾刃挟风带电,以迅雷掩耳之势刺向了怪物的眉心,云月出手便是杀招。 “锵”地一声金属爆鸣声响起,那怪物在关键时刻,左臂猛抬,完全变成了巨刃形态的左下臂连同掌刃挡住了同样致命的一击。 火星四溅,迷离凄美。 怪物借力一挥,完全金属化的左臂就将数根触手砍断。 在云月内巢牙弹出在他左肩击出一个创洞的同时,他倒挥回来的右拳猛烈地击在了云月后背上。

无坚不摧的内巢牙,几乎将怪物的整个肩头击穿了,猩红的鲜血喷泉般激涌出来。 而那怪物同样无法抵挡的力量,直接将异形化云月的背骨击出一个陷坑,满是龟裂纹的四击,黑色带着腐蚀性的液体不住地渗涌着。

上一篇:苏州96岁老教师每天捐献1元钱 从2008年坚持至今 传统汉服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