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期刊 > 西方诗歌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内院拿人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第一百一十七章 内院拿人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你说什么?”方家老祖方真脸色骤变,大有要跟陈廷均撕破脸皮的趋势,他的眸光闪烁,最终还是紧握了下拳头,压下心中的震怒,平静道:“是老了……比不得陈大人。 ”从急怒到平静,足以看出方家老祖内心的强大程度。 陈廷均没有闲工夫跟方真、方彦玩心眼,板着脸直言不讳道:“老没老,老祖心里有数,现在总督杜成远挥师南下,目的就是踏平你方府,老夫话已经带到,告辞!”说着,陈廷均便起身离开,对方府的两个老东西失望透顶,火烧眉头了,还不知情。 学数百年前的景国天子闭关锁国、酒池肉林那样,外邦都打到了宫门口了,都不知道天下兴起了战事。

活着还不如死了。

然而,听到陈廷均所说的话后,方真与方彦身体皆是抖如筛糠,被这道骇人听闻的消息吓住了。

总督府要灭他方家了?为什么?难道,这件事情泄露了?它们固然有野心,但有野心不代表他们可以无视总督府。

想到某种后果,这两位执掌方府数十年都不愿意放手的老家伙,第一次慌了神。 “慢,慢点,陈大人!”方彦有气无力道,内心已经近乎崩溃了。 倒是方家老祖涵养还算靠谱,并没有太过激烈的反应,但脸色仍然有些苍白。 陈廷均停住脚步,回头看着两个脸色苍白的老家伙,嘴角挂着冷笑,道:“怎么,有事?本大人很忙的。

”“耽误不了大人多久时间,陈大人,总督府……”方彦欲言又止,强烈求知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他。 陈郡守心中将方真与方彦鄙视了一通,他们二人虽然有野心,也能够号令方府内外院高层一致对外,隐瞒宜川镇的事情。

但他们真不是干大事的人,文道修士在大夏弘文天子的推崇下,固然高高在上,但空有文位却没有权利的文人,其实也就是纸老虎。 方家老祖是跨入文道修士,开始参悟才气与天地间关系的学爵,但终究只是有功名在身的文人,论手上的权利,连才华横溢的陈郡守都不如。

毕竟,这是大夏皇朝是大夏天子的,不是文道修士的,能够才气伤人又能怎样?总督府的三千杜家军,清一色的文将,十个文道修士的方家老祖都不够看。 “你们方家最近干了什么事,想必心里有数,而老夫也已经收到前方谍报,总督府率领三千杜家军已经来了,不日就会抵达武陵郡。 ”陈廷均这次拜帖造访,就是念在与方府一些人的旧情,这才好言相劝,可方家的这两个老家伙,却似乎把他当成了白痴。 身为武陵郡郡守,郡内发生了哪些事情,他哪里会不知道?书房中角落里那堆满的谍报可不是摆设。

方彦一听三千杜家军,小腿肚就开始打起了摆子,颤声道:“陈大人要保我方府,此事过去,方家灵……灵稻我们两家平分如何?”陈郡守往后退了两步,一脸的嫌弃,道:“别将老夫拖到你这泥潭里来,与老夫平分,你还不如与杜总督平分……”灵稻事情败露,只要京师朝廷知道了,谁惹上了谁就一身臊味。 对于林宇有没有去找曹柏求助,最后结果如何,陈廷均并不知晓,但他猜测总督府既然派兵前来镇压,此事肯定会上报竟是朝廷的。 如果……在半个月以前,灵稻之事没有泄露出去,恰好方彦或是方真主动找到他,他或许还会考虑。 现在,谁考虑谁死,不管是京师朝廷还是总督杜家军,都不是他郡守能够插手的了。 陈廷均话已经带到,对方彦与方真的后知后觉感到非常失望,这样的心思,在他看来连方家赘婿林宇都不及一星半点。

人家林宇未雨绸缪,事情稍微有点不寻常,便抓住了一丝蛛丝马迹,并主动向他求助。 反而一个内院家主,一个文道修士的学爵老祖,竟是毫不知情。 陈廷均失望地离开方府,这样的人执掌方府,他实在没兴趣带两个猪队友。 “此事为什么会泄露?方彦,你给老夫一个解释!”方真冷冷地盯着方彦。

方彦汗如雨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道:“老祖,一切我都安排下去了,任何方家人,都没有理由泄露此事,倒是……赘婿林宇这个外人,是知情人。

”“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逆子,他必然觉得清雪与他完婚,却没有行夫妻之礼,这才怀恨在心……”老祖方真眼中冒着寒光,枯瘦的十指紧握,眉宇间骇人的气息仿佛倾泻而出。

……啊---嚏!外院林家小院中,林宇正在给方清雪讲述《西游记》中,孙悟空大闹天宫的剧情,谁料一个喷嚏打来,好好的词汇全给忘了。 。 “一想二骂三感冒,谁想我了?”林宇揉了揉鼻子,快入冬了,这两天天气转凉了很多,穿着单薄的他,身体开始有些吃不消了,他这才发现才气似乎并不能御寒。 “后面怎么样了?那玉帝老儿最后治住孙猴子了吗?”小桃子急的直跳脚。 “算了,林宇已经连续讲完了梁祝,这回又接着《西游记》讲了这么多回合,够辛苦的了,让他好好休息吧!”方清雪瞪了眼小桃子,她看向林宇,美目深处流露出了一丝心疼。

恰好,林宇扑捉到了这一点,脸上开始浮现出一抹浅浅的笑容。

“姑爷,不妙了,内院侍卫过来拿人了。

”院外突然响起了管家方德林大呼小叫的声音,将院中的林宇方清雪小桃子都吓了一大跳。 方德林连滚带爬进入小院,脚尖绊到了门槛,直接飞扑了进来,吃了满嘴的泥土。

“哈哈~”小桃子大声笑道,方清雪也是轻笑了起来,唯独林宇不仅觉得不好笑,反而眉头紧皱了起来。

内院侍卫过来拿人,拿谁?林宇脑海中刚闪过这道念头,院子里便走入四个手持节杖的方府侍卫。

“林宇何在?”方府侍卫的目光,瞬息间便落在了林宇身上。

上一篇:95后崛起,网络文学更欢脱 为了感情绑架人是什么罪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