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期刊 > 西方诗歌 > 正文

第两百零二章 伊布绒绒一点都不可爱口袋之数据大师最新章节

第两百零二章 伊布绒绒一点都不可爱口袋之数据大师最新章节

“吡——”蔚蓝的海天之上,一只长着有自己身体一半大小的蓝色鸟喙的白色水鸟带着六只黑喙的长翅水鸟在天空中盘旋翱翔着。

它们在天空中排成了‘一’字形的队列,看起来十分整齐有序。 “昧(mei)?”其中身体娇小的黑喙水鸟好奇的看着下方的庞然大物,简直跟之前遇到的巨大的蓝色鲸鱼一样大了,而且上面似乎还站着好多奇怪的人。

这只小水鸟歪着头一直在打量自己下方的巨大游轮,却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偏离了方向,破坏了原本‘一’字形的队列。

“吡!”蓝色鸟喙的大嘴鸥挥舞了自己蓝色的翅膀,严厉的叫了一声,顿时让这只好奇的长翅鸥宝宝耸拉起了脑袋,连忙调整了自己飞行的方向,跟着其他族人一起去不远处的海域捕食。

而这件小插曲也给游轮上的游客带来了不少的乐趣,毕竟他们从阿尔米亚远道而来,前往芳缘地区,一路之上虽然安全,但是却也无趣了许多。 “妈妈,那是神奇宝贝?”一只扎着马尾辫的小luoli紧紧的抱着自己的皮卡丘娃娃,好奇的看着远去的长翅鸥们,“是什么神奇宝贝?”“诶……”一位看起来很年轻的女性听到后却苦恼了起来,因为她的确对于这些知道的不是很清楚。 “蓝色鸟喙的是大嘴鸥,是它旁边的长翅鸥的进化型。 ”殿这时候走了过来,笑着说道。

毕竟,回答luoli的问题正是绅士的必修课之一。 他正准备跟这名可爱的小luoli多说上几句,最好能够要到联系方式……咳……当然是其一家人的。

然而,一只绑着粉红色缎带的褐色伊布快速的窜到了他跟小luoli的中间,然后立刻怒视起了他。

“绒绒,你怎么能乱跑呢。 ”阿丽纳假惺惺的过来抱起来伊布绒绒,然后对着殿露出了一抹胜利者般的笑容。

殿已经不想吐槽了,你说你一名大小姐,而且重点是性取向正常的大小姐,一天没事干,就爱碍他的事儿,有意思吗。 而且那只伊布也不可爱,比起他之前遇到的那只,简直是天差地别,不,是云泥之别!这只妨碍他跟小luoli谈心的伊布一点都不可爱!同样的,他的主人阿丽纳也跟他合不来!“殿先生,不好意思。 ”依然天然秀丽的大家闺秀羽耶快步的跑了过来,她压着自己的白色太阳帽,对着殿道歉了起来。 “羽耶,对这种……殿先生这也大度绅士的人,不需要道歉,他会接受一切的,嗯!”阿丽纳对着胆怯的小luoli微微笑了笑,然后转身说道。

“诶……”年轻的妈妈歪着头似乎不太理解,“彤彤,走吧,”她笑着拉起了小luoli的手,然后对着殿感激的一笑,“这位先生,很感谢你的解答,但是很遗憾,我们家彤彤暂时很长时间不需要一位大男朋友,所以……拜拜。 ”她说完便带着自己可爱的女儿向着房间走去。 殿立刻捂了捂脸,感觉有些心累,他不过是想和小luoli谈谈理想而已,有这么难么?!难道跨越年龄的友谊真的无人能懂么?!真是个遗憾的世界。 “嗖呐~哝!”啪嗒啪嗒,一只小果然和梦妖大小姐一起出现在了甲板上。 “梦!”梦妖开心的飘回了自己熟悉的小窝,然后立刻拿出了一跟冰淇淋舔舐了起来。 “小果然,等等!”洛夫慌张的追了出来,而小果然立刻一拍黑色的尾巴开始在甲板上乱跑了起来,显得十分精力旺盛。 殿深深的叹了口气,难得的海上豪华游轮旅行就这样泡汤了么?!他好不甘心。

说起来都是血泪,原本抓住了那两名小偷姐妹奖金应该很多,但是架不住赔偿啊,别忘了他一时爽把水都奥多马雷的太阳之塔给毁了,重点,毁了,一点残渣都没有……可爱的贪吃的小由基拉本着节约不浪费的原则把太阳之塔给全部吃了下去。 再加上双剑鞘大佬跟波士可多拉的一场一面倒的战斗整整毁了半条街道,还有估计已经在漩涡列岛开后宫,过上幸福兽生的章鱼桶和铁炮鱼们的破坏痕迹全都要算在他头上。

甚至于如果不是看在他是公正的一方,估计他还得倒找钱,当然,这也是他没想到那座太阳之塔所用的石料是极为珍贵的华斯特石,属于一种古老的特殊石料,所以才被选为了祭坛的基石,当然,价格也死贵。

并且,城都联盟的意思是他如果选择上交那只波士可多拉的话,倒是不用付破坏街道的钱,但是他又不傻,一只会格斗系技能集气弹的波士可多拉,跟一部分金钱相比较,肯定是保下波士可多拉。 最重要的是,那对姐妹,是世界上第一的小偷没错,问题是,是‘世界上’这个小偷排行榜上的第一……殿听到这句话后,简直醉了,真神了,还有起这个名字的小偷排行榜,你厉害,你牛逼,谁都不服就服你,所以实际上也没多少钱。

好在,比起吝啬的城都地区联盟,还是保育家联盟大方,毕竟他怎么算也是自己人不是,于是给他了十万元的奖金和一张豪华旅行的船票。

让他可以悠闲的坐船去芳缘地区,顺便让他速度走,因为每耽误一天,都是对于保育家学院财政的一种摧残,所以原本预定是半个月后的飞行船,结果变成了毕业后立刻出发的豪华船票。

嗯,某种程度,能吃也是一件让人害怕的事情。

只是殿没想到会在船上遇到三位出乎意料的人,正是刚才的那三位,羽耶,洛夫和阿丽纳。 据羽耶所说她们是在参加白银山大会前先回家修整一番,而这三位的家乡居然都在芳缘地区。

突然。

整个甲板,不,或者是整个船都晃动了一下。 “怎么了?!”“我的亲盖欧卡大大,难道我一次坐船就遇到您老发怒了?!”“胡说!肯定是我大洛奇亚大大!”就在人群骚乱的时候,一名穿着蓝色衬衫的男子却面色震惊的看着不远处的海面上。

一个庞然大物正在徐徐升起,其蓝色的皮肤在耀日下,闪着淡淡的水光。

上一篇:北京铁警假期盘点查获各类违禁物品26000余件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