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期刊 > 西方诗歌 > 正文

时光医好了我的伤,却没教会我遗忘

时光医好了我的伤,却没教会我遗忘

  从没想过,会如此痴迷一个人,就像从没想过,会遇到这个人。 因你,而起。

  不是不再心疼,只是这城没有那人,于是关于我们,慢慢变成传闻。   不是不敢追问,只是这伤还有疤痕,于是所谓缘分,由爱变成了恨。   不是不想去等,只是你我早已陌生,于是种种前尘,依旧那般心疼。   有人说:这一世,寻寻觅觅,无非是为了在对的时间和一个对的人相遇,之后无论风雨,无论悲喜,都能携手与共不离不弃。   有人说:上辈子,也许我们错过了彼此,今生才会如此珍惜,每一天的相依,纵然时间老去,纵然分隔两地,也无法阻止。   有人说:错过了花期,只能收获一场叹息,可,我想我能给予你,不该只是附庸你的美丽,而是点燃自己,照亮你。   有人说:最后的放弃,是为了成全最初的坚持,既然我不是你的故事的结局,我还你崭新的开始。

  这个说的人是我,而那个听的人已不是你。   在爱与恨之间,我开始忘记曾经缠绵。 你转身不见,天涯已远,抛却最初的惊艳和最后的决绝。

大雪漫天,我站在风里泪已模糊了双眼。

  所有的悲欢,都因离合而起。 我从过去,走到这里,用经年的光阴。 而有些事情,不曾想起,也不会忘记,一如你。

凝望到遗忘,是一段长长的距离,我在繁花似锦里看见,你最初的样子。   那些开在枝头的句子,还有点儿羞涩不善言语,我匍匐在春绿后的大地,于是青春开始提笔。

你回头摘下相思,把情绪压得很低很低,其实,你未必了解,我一直,感同身受你的哭泣和欢喜。   岁月的悲喜,全因聚散而起。

我用一局手语,来告慰曾经的散去。 你别离的愁绪,在眼角化作泪雨。 我奉若神明的拜祭,那些即将封笔的回忆。

原罪是那场阔别多年的际遇,而我死在你眉清目秀里。

  缘分如杯中新绿,后来各奔东西,留下的茶渍,如沉疴一直未能散去,我饮下这绝情,却治愈不了那颗死心。

当初说好一念相系,天涯不离,奈何风劲雨疾,所有温婉都被淋湿,不必再提,圆镜时的云开天霁。

  时光医好了我的伤,却没教会我遗忘。

我在缘起情灭的地方,用含泪的目光,看熟悉的场景,慢慢回退成殇。 所有有关你的过往,终究要埋葬,然后开出最颓靡的绝望。

上一篇:第657章 青衣女子叶丹惠地球唯一修士最新章节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