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期刊 > 西方诗歌 > 正文

男女主沐风,赫连若畔免费阅读

凤还朝:冷王来侍寝是一本最新热门的悬疑类小说,主角是沐风赫连若畔的小说故事内容新颖,剧情写的跌宕起伏、扣人心弦。

因此赫连若畔从未想过自己是谁。 她是赫连若畔,世上便只有一个赫连若畔。 ...赫连若畔惊讶了,惆怅了,愤怒了,种种情绪如决堤的洪水一样爆发,爆发的结果却是头一歪死死地睡了过去。 不,是昏倒!她承受不住打击丢脸地昏倒了!而在昏倒的前一刻她还感觉到那位戴着扳指的神秘男人优雅地离开床铺,甚至听到他从鼻腔里传出的轻声嗤笑。 赫连若畔是被冲天的怨气吓醒的,醒来之后只见周身红雾缭绕,浓郁的血腥味扑鼻。 隔着猩红的血雾只见古朴的房屋里挤满了哭得梨花带雨的宫装女子,这些人满脸惊惧,像看到厉鬼一样或爬或跑,争相往四处逃散。 逃跑只是徒劳,一柄青锋封去了她们的所有退路。 “赫连小姐在哪里?”冰冷的声音低沉沙哑,仿佛隔着看不见的屏障从地狱里穿出来。 赫连若畔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一位清秀的侍女决然地朝着剑尖撞过来:“不要妄想,你找不到小姐!老爷会杀了你,给我赫连家三百余人报仇!你这个……恶魔!”余下的话淹没在口唇喷涌的鲜血里。

男人抖了抖手,抖落毫无反抗能力的尸体。

赫连若畔震惊加愤怒地看着男人用腰间三尺青锋刺穿一个个或有抵抗或无抵抗的胸膛。 青锋染了血,随着男人的动作送进送出。

鲜醴的血如曼陀罗般沾染在男人不染红尘的莹润指尖。

呆在碧玉扳指里的赫连若畔仿若和那指那剑连成一体,成了这场血腥杀戮的帮凶。 直到再无一位活口。

突然一声微弱的呻吟从角落传出,呻吟声惊恐至极。

赫连若畔循着声音望去,只见角落的案台下缩着一个瘦小的人儿。 脏污的中衣紧裹着她瘦弱的身子,连头脸都埋了起来,只留一双空洞的眼睛。

她极力缩小身子,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的血流蜿蜒,流到她赤裸的脚下,逐渐沾上她的脚踝。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啊——!”一声惊恐的尖叫之后,那人承受不住这突如其来的惊惧,两眼翻白昏死过去!男人逐步走向书案。

剑上的血淹没了他指上紧扣的扳指,藏在扳指里的赫连若畔好似能触摸到血流一样,皮肤黏腻中又夹带着难以忍受的燥热。 “不要杀她……”赫连若畔焦躁地寻找出去的办法。 她无法忍受这样的杀戮,而且她似乎可以感受到女孩的恐惧。 焦急寻找出路的她没有注意到,地面上的血迹正诡异地沿着瘦小女子的脚踝向上爬,直至心口。

而与此同时,缠绕在赫连若畔身周的血突然蒸腾成雾状,煞那间涌入四肢百骸。

赫连若畔只觉得浑身火烧火燎地疼,疼地好似灵魂在灼烧一般。 与疼痛一同涌来的还有令人窒息的晕眩以及一副副交叠纷杂画面。 纷杂的画铺天盖地涌现,叙述了女孩从呱呱坠地到突遭家变的叙叙一生,经历情感像是与生俱来一样印入脑海。 仓皇间,赫连若畔甚至分不清哪些是她的记忆,哪些是女孩的记忆。

就在她即要迷失在记忆交叠的虚空里的时候,几片语言碎片挣脱桎梏冲入大脑,赫连若畔瞬间惊醒:“碧水石,血介,回归本体!”赫连若畔血脉非同常人,她曾一度猜测自己除了拥有水系灵师的血脉外还拥有几分鬼族血脉。 有人告诉她:她命属孤鸾,因为她不属于所处的那个世界,她没有家人没有朋友,更没有任何感情羁绊。 一方缘灭,一方缘起。 除非在机缘巧合下,以鬼族禁术——碧水石做容器,鲜血为介,才能回到本来的身体!碧水石只有一块,而且存在于异界,以鲜血为引太过血腥残忍,因此才被鬼族重重封存列为禁术。 因此赫连若畔从未想过自己是谁。 她是赫连若畔,世上便只有一个赫连若畔。 不想她却在这种情况下重生。

以异世赫连家千百人的血……她不想这样,一点也不想!她宁愿永远呆在戒指里直至天荒地老,也不愿以这种方式!强烈的罪恶感掩盖了身体的不适,迷迷蒙蒙间,微痒的鼻尖将她神智拉回,有人将手探到她鼻下看她是否还有呼吸。

“主上。 ”恭敬的声音轻描淡写道,“已经死了……”“是么?”熟悉的冰冷声调属于那个男人,他嗤笑一声,“听闻赫连小姐自小痴傻,看来是真的,竟然这么不经吓!”长剑送出,在刺上赫连若畔胸膛的时候,赫连若畔的手比大脑反应要快,身体的应激反应让她在清醒之前握住了剑尖。

浓密的睫毛微扇,流光溢彩的瞳眸蓦然睁开,一张诡异的青玉面具映入眼帘。 面具后却藏着一双没有黑瞳的双眸,白色瞳仁空茫冰冷。 这一惊险些去了赫连若畔的三魂六魄,而胸腹间蒸腾的恨意丝毫不减。

“竟然还活着……”男人似笑非笑,像要看他挣扎,剑尖缓缓送出。 四周空气突然燥热起来,院中火光耀耀,大火连成片朝着这里扑卷而来。

站在男人身边的黑衣人看了眼院外:“起火了,赵亭生已经动手,主上,赵亭生是带着圣旨来的,我们要不要避一避……”刺入赫连若畔胸膛半寸的长剑又抽了回去,戴面具的男人诡谲一笑,看得却是赫连若畔:“难得龙椅上的那位能和本尊有一样的想法,只可惜他来晚了一步。 本尊留你陪他玩玩,如果……你逃得出大火的话……”“主上,万一她泄露……”男人已经举步走到门口,脚步不停:“一个傻子,泄露什么?”浑身脱力的赫连若畔坐倒在地,看大火熊熊,手脚却虚软地不听使唤,再度闭上眼的时候,她才清楚地认识到,以现在这虚弱的身体,她逃不出去。 双眸合上的那一刻,一个颀长黑影扑至身旁,随即脱力的身子便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浑厚慈祥的声音响在耳边:“若儿不怕……爹带你出去……”。

上一篇:男女主是莫北丞沈南乔的小说
下一篇:男女主白倾羽,上官凌心免费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