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文学期刊 > 西方诗歌 > 正文

快递打通乡村“最后一公里” 也改变了村民的消费习惯

快递打通乡村“最后一公里” 也改变了村民的消费习惯

  图为快递车行驶在西双版纳的盘山公路上。

浦峰摄(影像中国)  核心阅读  随着交通网络的不断完善以及移动互联网的迅速普及,一个连接国内城市乡村的智能物流骨干网正在形成,快递车开到田间地头成为现实,村里人也能买到外面的优质商品了。

  在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景洪市,就有这样一群乡村快递员,他们用车轮替代村民的脚步,把来自千里之外的商品送到村里,给村民们生活带来了越来越多的改变。   正月十五刚过,快递员又开始忙碌起来。

  清晨薄雾弥漫,一辆来自2900公里外江苏无锡的电动摩托车,经过物流运输,被送到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景洪市的菜鸟物流中心。 来自中缅边境村落勐宋村的车主,当天下午就能骑上它,驰骋乡间。

而此行的运费,仅需要几十块钱。   这样的快递速度,不仅来自四通八达的交通网络,也和长期致力于打通乡村快递“最后一公里”的物流企业息息相关。 随着智能物流骨干网的搭建,菜鸟乡村的快递员们,用车轮替代村民的脚步,给村民们的生活带来越来越多的改变。

  快递打通乡村“最后一公里”  “路通了的地方,快递就该通”  物流站运营的第一天,送件量不到40件。

  这也意味着,一天发件的收入,还不够油钱。 景洪市菜鸟乡村物流站站长詹衡依然记得最初的艰难。

  2016年,詹衡来到景洪市,投身物流的“最后一公里”。

“做乡村物流,成本高、利润薄,一开始,真让我挺担心的。 ”詹衡说。   那段时间,詹衡没事儿就坐在门口,等待物流公司的车辆。

  他怕,怕重蹈之前创业的覆辙:种过番茄、卖过秋葵,最后都血本无归。

  40件、500件、1000件……日子从前往后,数字不断增加,詹衡翻看着物流站每天的送件量,言语里净是兴奋。

“现在每天送件量稳定在千件左右,要是碰到‘双11’,送件量能接近4000件。 ”  每天清晨,仓库绿色的地板上,就开始陆续卸下大批刚到的货品,詹衡和同事麻利地把快递铺开,按着顺序分拣归类。 “这会儿凉快,夏天太热,分拣时大家都是光着脚。

”  “‘北上广深快不叫快,新疆西藏云南快才叫快。

’路通快递才通,路通快递就该通!”詹衡告诉记者,现在的快递布点基本沿公路线布置。 “没通公路的地方其实网购需求更大,但是运输太困难,只能是将送件点安排在公路附近。

”  现今的景洪市,菜鸟乡村物流已经从最初的覆盖30个村增加到了60个村。 截至2018年末,菜鸟乡村物流已进驻29个省份,建立了近3万个村级物流站点,每月仅送到乡村的农资农具就有近200万件。   快递能送的东西越来越多  从手纸蚊香到两百公斤的电焊机,都行  上午分拣,下午送货。

一吃完午饭,快递员岩华就先开车给县城周边的店送货。 到下午4点,岩华和记者一行出发,前往橄榄坝送件。   尽管老路不用收费,可岩华还是选择走高速公路。 “第一时间运到更重要,要是老路堵车,当天快件就到不了村里。

”去橄榄坝,老路需要两个小时,而走高速只需40分钟。

  窗外的风景一路向后,葱郁的树木在道路两旁分外惹眼。 岩华开着车,眼里有些焦急。

“等会儿要过澜沧江,得坐渡船,一个人两块钱,一辆车要二十,不便宜啊。 ”  岩华说,快递员收入不算高,但工作时间挺灵活。

“下午送完件我就回家,遇到割胶的时节不耽误我晚上割橡胶。 ”  说话间,汽车来到澜沧江边,看江边排队车辆不多,岩华掩饰不住地开心。 “有时候排队过江就要一个小时。 ”搭渡轮过了澜沧江,才跑了不到200米就被交警拦了下来。 “镇上正在举办活动,私家车能过,但货车只能先停在停车场,等到人群慢慢散去才能进入橄榄坝。 ”  岩华停稳了车,掏出手机,给附近点上的“村小二”打电话。 “可以让靠近停车场的村民来这儿取货。

”  “咱们这车上就拉着一台电焊机,听说是从安徽寄到大桥工地的。 ”不一会儿,操着安徽口音的小伙子曹阳赶到停车场,一看快递泄了气:这货200公斤,搬不动啊。

岩华说:“你跟交警沟通好,我给你送工地上!”  菜鸟乡村在景洪农村,实际一共有三条线路:一条是岩华走的路,但要坐船渡过澜沧江;一条经过野象谷,需要提防那些可能出现的庞然大物;最远一条前往勐宋,要绕30多公里的盘山路,有时雾大,根本看不清路。   岩华的同事岩温罕,是这里唯一一个干满两年的快递员,2017年最远的边境村勐宋开通快递业务后,单程过去得5个小时,可就是这个最偏远的勐宋村,一天的收件量平均下来要50件。

“线路刚开通时快递量最大,有100多件。 ”岩温罕说。   “这还不是最多的。 ”岩温罕告诉记者,他们曾分别一次性送过吨的洗衣液、3吨手纸、吨蚊香和吨的花生油。   快递改变村民的消费习惯  爱网购的人多了,爱买高品质货物的人多了  黄上衣、花筒裙、红凉鞋,让景哈乡街道电子商务站的玉南更显婀娜。

  跟岩华清点入库交接完后,玉南开始逐个给网购的村民打电话。

也有早早赶来的村民,坐在店口等着卸货,村民都南干脆在店里就试穿起了新到的外套。   在菜鸟乡村体系内,玉南被称为“村小二”。 她告诉记者,大多数村民还是习惯到点上自提。 “不过要是大件或者村民有需要,我们也会送货上门。

”在玉南看来,村淘的发展其实和“村小二”的服务水平息息相关,“多上门,有好处。

”  曾经,上了年纪的哈尼族老人不会玩手机,更不会绑定银行卡。

他们对这些新生事物,保有本能的警惕。

如今,村里人观念转变,甚至会主动找玉南下单买货。

年纪轻的,玉南就帮忙下载手机客户端,年纪大的,则干脆帮他们下单。   “最初,大家买衣服比较多一些,网上比乡镇实体店价格便宜,样式又多,还可以免费退货,优势明显。

”玉南说,相比过去更关注价格,如今农村消费者更看重品牌、品质与服务。

  玉南告诉记者,景洪的村民购物有两个高峰期,一是“双11”这样减价打折的时候,还有就是村民卖茶叶、卖橡胶的时候。 “那会儿村民手头有了钱,买电器、农具甚至摩托车的,会比较多。

”  眼下,景洪市快递取货点已经覆盖了大多数行政村,可几百个自然村站点的增长潜力依旧可观。 (记者杨文明)+1。

上一篇:快递广告何时不再打“擦边球”
下一篇:总裁的前世娇妻未删节 情感电台台词
回到顶部